群雄全网舌战“懂球王”董路!冯巩徒弟曹随风:别拿他问我我怕狗

群雄全网舌战“懂球王”董路!冯巩徒弟曹随风:别拿他问我我怕狗

近日,因小品演员巩汉林批评国足“薪酬畸高,成绩很差,太丢脸了”,因此遭到冯潇霆、杨旭、杨程等足球人的回怼,但现在,全网的炮火却大都集中在了另一个人的头上——他就是被球迷嘲讽为“懂球王”的董路头上。

董路此人,原是一名足球记者,后成为足球解说员,现在还经营着一个名头很大的青训球队——“中国足球小将”,他也因此开始自称“无证教练”,以足球专业人士自居。

且董路狂妄地将所有与其观点不同的球迷,骂作“球盲、二极管”;对于与其道不相同的媒体人詹俊、黄健翔则暗讽为“在座的都是垃圾,我是中国最懂球的人”云云。

董路在此前,就力挺与他互相沟通、互相打气的李铁,凡是反李铁者,董路皆反之;现在,当巩汉林批评国足后,董路更成了“护犊子”的急先锋。

董路一次次地跳出来怒怼巩汉林、冯巩等批评者,他甚至在直播中称:以后凡是遇到此类跨界知名人士批中国足球,他都会站出来一一怼回去!董路俨然成了国足的“第一护法”。

不过,也有球迷称:董路过去作为纯粹的媒体人,其实对国足的批评也不少,可现在,他却几乎成了国足的全力维护者,或许跟他搞青训有关——毕竟,人们批评国足,如董路所言会令中国足球的环境变得不利,显然也会影响了其青训的未来及收益吧?

我们不妨先看下在最近的“冯巩大战”中,董路都发表了哪些言论,才会知道他为何会遭到几乎全网各类人等的“反攻倒算”了:

其一,董路怒怼巩汉林:“有事儿说事儿,别总‘丢脸丢脸’的,说得像平时走穴赚钱、春晚演个小品就能给人挣多少脸似的”;“球都不懂,批评个屁啊!”

其二,在巩汉林展示其收藏的足球时,被人指出上面的国脚签名为假后,董路如此嘲讽说:

“你说这事儿闹的,生生把世界杯功勋国脚给改了‘姓’了。不过,假签名也就假签名吧——和‘假球迷绝配’”。

“话说,这应该是这位‘喜剧表演艺术家’近十几年来,最具讽刺意义和喜剧效果的‘小品’了吧”。

其三,董路称:“我为什么要出来怼巩汉林?因为我每天都在为足球做事,我每天七、八个小时投入到这上面,我也知道很多的青训教练、基层的教练,包括孩子的家长都在努力着,你一个没事的,说点文艺界就完了呗”。

“你刚刚说一句,把全国的球盲、二极管的情绪又给点燃了,然后又开始痛骂国足,那么,我们接下来练球的孩子,他们面对的是这样一个舆论,应该吗?”

其四,当有人翻出过去冯巩发的一讽刺国足的段子——“国足爱吃海参,它浑身是刺,但却挺软”后,董路怒怼道:

“国足的流量,真香吧!一个海参的虚假传说,一个网上到处都是的烂梗,还当包袱使活呢。当年春晚小品就经常抄网上的段子,咯吱人笑,现在拍段子,依然如此,真没长进啊!对了,提醒一下老艺术家:海参赞助整个中国之队的,女足队员也吃啊。到底谁蹭谁啊……”

其五,董路还称:“我不属于中国男足的一份子,我属于为中国男足的未来而努力的人中的一份子!球不是我输的,我每天都在为中国足球而付出劳作”。

“几个演小品出身的艺术家,你们对中国足球丝毫没有贡献,为了中国踢球孩子的成长能有一个更好的舆论环境,请你们口下留情吧,我把流量给你们不就完了吗?”

“请老艺术家们,为了中国足球的未来,为了中国足球的文化普及和舆论环境的改善,别再和普罗大众一样,只知道嘲讽戏虐了,差不多得了,弄得好像你们多热爱足球似的”。

其六、董路称:“说实话,在没有足球文化的中国,国足始终是‘中国体育第一大IP’,这本身就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。究其原因,足球是高度社会化的产物,只能说,不是中国人需要足球,而是中国社会孕育并依赖‘足球’——那个宣泄各种生活负面情绪的管道。认真想想,没有国足,他们骂谁呢?”

其七,董路还称:“面对中国足球,为什么‘巩汉林们’显得比在其各自所‘擅长’的领域还自信?中国足球由“球盲’主导舆论的时代,必须终结,才可能有真正的发展”。

其八,董路还在直播中称:“……你敢这么演小品吗?你不敢这么演小品吧!你敢吗?你就看结果,老百姓也要看结果怎么着?我看你的小品不让看笑了,你不逗我笑,我就灭死你!——如果要以这个为标准的话,你们这些演小品的,早应该失业下岗了!”

“你们能真正把人民逗乐几次啊?是咯吱人乐的,下面还得有引领掌声的——下面得有人鼓掌;不鼓掌,没人鼓掌,都快睡着了,对吧?你们作为老一辈的艺术家,你们能把艺术弄明白就不错了”。

也不得不说,董路确实是耍嘴皮子的一把好手,但其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和直播中,也常出现“口吐芬芳”的现象,如问候对方家人的事也时有发生,比如他骂球迷是“球盲、二极管”时,常如此骂道:一只狗叫,所有的狗都叫起来了,但它们并不知道自己叫的什么——显然,将球迷比作“狗”,也就有点侮辱性了吧?

那么,我们现在再来看外界对董路的反攻吧——且不言普通球迷和普通自媒体人,只看看被董路狂怼的文娱圈,是如何反批董路的吧:

一、冯巩被董路狂喷,并称“冯巩的段子是抄袭网络”后,其经纪人称不认识董路,段子是来自于生活。

而冯巩的徒弟曹随风(大头哥),却没有那么儒气文雅、彬彬有礼了,他也学着董路拿“狗”作比——曹随风创作并表演了这样一个段子:

“看到巩汉林老师又发声了。我也坚信中国足球终将有一天会冲进世界杯,可这是100年以后呢?还是500年以后呢?我之所以悲观,是屡屡看到中国国足在哪里跌倒,就在哪里躺下!”

“国足总是希望公众多些理解,可都输给越南了,公众还怎么理解呢?就说这次巩汉林和国足的风波,巩汉林是善意地对国足提出批评,可我们看到的是,国足队员们拍案而起,接二连三站出来讽刺巩汉林:你的小品没有冲出亚洲,你就没有资格讽刺批评中国足球”。

“我的亲娘哎,小品是用嘴说的,人家老外听不懂,怎么冲出亚洲呢?可足球它是用脚踢的,是没有语言障碍的,你们怎么踢不出亚洲呢?”

“而且,巩汉林老师说国足的收入和表现不成正比,这非常对!一点都没有错啊,我们国足的收入和国际接轨了,可踢的球却和国际脱轨了;人家巩汉林的小品演成了喜剧,这是事实吧?可我们的国足,把足球踢成了悲剧,这也是事实吧?”

“所以说,我们的面子是别人给的,脸是自己丢的!——中国国足,我认为现在最需要的是卧薪尝胆、破釜沉舟、东山再起,这才是实干家!这才能用自己的行动赢回自己的尊严!”

“我是球盲,我没有那么热爱中国足球,但是我热爱我的祖国,只要跟中国这两个字有关的事情,我都关心!有些搞不好的,我还想讲两句”。

“有些人,我就想问问你们哎:怎么就活得那么金贵?真的活得太金贵了,你们自己的事情搞不好,别人还不能讲!讲两句就炸刺,怎么搞的?是那个带刺的东西(海参)吃多了?自己也长刺了是吧?”

“中国这么大,十几亿人口,那么多的职业,哪个人心里不受点委屈?因为自己的专业没搞好,别人讲两句,这是很正常的事情,我的妈哎,就是不能讲”。

“还有一些评论员,在那个地方讲的那个话,他讲‘我们应该感谢中国足球,如果没有中国足球,我们这些人内心的怨气,就没有地方宣泄’——我滴妈哎,你讲这个话,你过脑子了没有?可要把你的嘴给撕烂,给撕成八瓣!还说自己‘要搞懂中国足球的未来’,你不用搞懂中国足球的未来,你先搞‘董’自己的‘路’吧”。

“最近有人说我在蹭中国足球的热度,我想说一句,中国足球都凉成什么样了?哪还有热度啊?有球员说了:你懂足球吗?没错,我是不懂,你懂,不也场场输吗?”

“还有的足球评论员说了:你会评球吗?没错,我是不会,可我会瞎评啊!——你不也天天在那儿胡说八道吗?”

“兄弟们,我相信你们跟我一样,都是真心实意希望中国足球好!在这里,我衷心地说一句:你可长点心吧,中国足球!(此处韩兆打自己的脸):我这话说得太没水平了,更正一下:应该说你可长点心吧,中国男足!哎,我这暴脾气!”

其实,董路的言行中,也是有可以理解之处:那就是他为国足说话,甚至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,但毕竟,他还是希望中国足球好,这一点董路的真诚也是有的;再者,无论董路的足球青训是怎样的模式,但终归也是对中国足球有实验、有努力、有实干,这一点上,也值得尊重。

但是,董路虽然自以为嘴皮子利索,也有幽默天赋,但是董路或许并不自知,或许是太自以为是了,才会自称“我最懂球,他人皆垃圾”——他的所谓“董氏逻辑”,才是其门洞大开的最大命门和漏洞所在!

因为,董路说话的逻辑,往往是漏洞百出,但他却自以为都能自圆其说——要么,董路真的是逻辑思维能力过于欠费,要么就是故意无理赖三分,是为了维护其行业和自身的利益,在明知无理之下,也要创造“非理、非逻辑”的条件硬上、硬怼了。

像董路的“我最懂球,你们皆是球盲二极管”,那么,用什么标准衡量的呢?——要不要董老师开个球迷等级培训考证班呢?显然,董路这是一种自以为是、自我感觉良好的“董氏自洽之逻辑”了。

再如,董路说的“不懂球,你批个屁啊”,也很好批驳——既然你董路拒绝不懂球的人评国足,那么,你自己为何却反过来批判小品演员这不行、那不行,这不是自我打脸吗?这不是“只许你放火,不许我点灯”了吗?

只要举两个常识性的反例,就能令这种“董氏逻辑”一败涂地——如:我们不懂制冷技术,就不能评说冰箱的质量了?我们不会做大餐,就不能品评饭菜的口味了?……

还有,董路拿巩汉林被骗得到一只假签名皮球,就认作这假签名皮球,与巩汉林是假球迷为绝配——这哪跟哪啊?巩汉林大不了尴尬一下而已,真正脸被打疼的,显然是制造假签名的人,反倒是珍藏了这个假签名皮球20年的巩老师,应算是他热爱中国足球的证据了!

所以,作为一个自认为“最懂球的人,中国足球媒体之顶流的人”,董路如此智商也太过喜人了吧?

也因此,很多人其实会“不惮以最坏的恶意猜测”道:董路如此煽风点火,如此装疯卖傻,并不是真正的笨和蠢吧?而是因为利益关系,惧怕人们的批评,挡了其财路吧?

当然,最后,笔者不得不提醒冯巩的徒弟曹随风一下:你用狗喻人,确实有令层次低了,也说不定会被喜欢起诉他人的董路给告了!当然,董路在这方面也算是彼此彼此吧,他早就多次以“狗叫”比喻所谓的“球盲”了。

可是,曹随风同学,你毕竟是冯巩老师的学生唉,你不能听到狗叫,你也跟着学狗叫吧?更不能你被狗咬了后,你也反咬狗一口吧?——差不多得了,况且,狗,人家又得罪谁了!【原创评论:瑜说还休】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