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关于篮球的青春是一本本杂志

我关于篮球的青春是一本本杂志

每次来到书房,摆放最整齐,摆在最显眼位置的不是我的奖状,不是我的证书,不是我的工作笔记,而是一本本微微泛黄,页角微皱的体育杂志。它们陪伴了我的青春,丰富了我的生活,激励着我的人生。

从家里到学校骑车大概要十五分钟,路上没什么风景,唯一着眼的是一个报停,报停不大,一位年近花甲的老人打理着面上的大大小小。我是学校篮球队的,当时班主任对我说,只有获得三好学生,周三下午才可以去训练,所以我的文化课并不差。

有一天晚自习结束路上突然雷电交加,我借老伯的岗亭避雨,顺手拿起了一本《灌篮》,里面有一张艾佛森的海报,我看了几眼就买下来了。一本的价格好像是十块钱,当时一个月的伙食费大概是三四百块钱,虽然有点肉痛,但是咬咬牙还是买了。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吸引我的不一定是内容,而是一期期海报。

老伯渐渐的成了我的好朋友,喜欢篮球的他,总是给我一些建议和独特的观点。当时《灌篮》、《扣篮》、《当代体育》、《足球俱乐部》每期不落下。

上高中时,我经历了一次搬家,因为住宿的原因,搬家我并不在。当我到新家的时候,发展我的“宝贝”都不见了,刚上高中的我居然第一次哭了。和父母大吵一架,摔门而出。我找了老伯,老伯安慰我,送了我几张他收藏的海报,顺便对我说体育是我们的热爱,但是家应该是真正我们所爱的,两个不能比。

我的英文名叫亨利,小学在班主任杨老师家里玩的时候,他先生对我说“你知道我现在控制的是谁吗”,我摇了摇头,“他叫亨利,很厉害的,这是他的球队,阿森纳!”我第一次听到亨利,阿森纳,这也是我第一次听到国外的球队,或因先入为主的关系,亨利成了我的偶像,阿森纳成了我的主队。在与阿森纳的十几年中,我们经历了辉煌,低落,见证了海布里的告别,看到了酋长球场的宽阔,目睹了国王的分别,迎来了他的回归,故事太多了。每一次期刊上有关他们的故事我都会剪下开,粘贴在笔记本上。

高中时代,学业繁重,因为是重点高中的缘故我们很少有出来的机会,走读生成了我的情报站,《篮球先锋报》、《体坛周报》每期不拉下,拿到后先看数据表,排名情况。通讯不发达的时代,这成了我唯一获取体坛动向的方式。

如今随着岁月的变迁,科技的革新,路边的报停也没有了,老伯也不在了,告别了买报纸的同学,也告别了青春的记忆。《灌篮》、《篮球先锋报》、《足球俱乐部》等也停刊了。

有时候我会拿起一本杂志翻给儿子看看,告诉他这是我喜欢的某某球星,哪一本是我没吃饭买的,有时候说到一半我会停留片刻,望着窗外满眼都是18岁的自己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